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

退休教師堅持42年資助幾十名貧困生 你,豈止是微光

2019年04月18日 10:15 來源:成都商報 編輯:曹惠君

分享到:

李俊儒的住所

李俊儒家里擺放著他和小順的合照

李俊儒輔導小順

  “蠟炬成灰淚始干”,人們常用蠟燭來形容教師。李俊儒說,自己只能算是一縷“微光”,但依然會竭盡所能,照亮孩子們通往知識的道路……

  放學了,四川西昌市高草鄉中心校門口擠滿了接孩子的家長,73歲的退休教師李俊儒踮腳張望,有家長跟他打招呼,“李老師,你又來接孩子啦!”

  “對呀,我是來接孫兒的。”李俊儒笑著應道。其實,李俊儒和他接的“孫兒”小順,并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但小順已喊他“爺爺”三年多。10歲的小順,只是李俊儒資助的一名貧困學生,已跟著他生活了三年多。

  四十多年來,李俊儒資助了幾十名像小順一樣的貧困生,資助錢物不計其數,有的家長要拿錢拿米致謝,均被他拒絕。于是,有家長非要認他當親戚,現在他有干兒子4個、干孫子8個,小順就是其中之一。他的助學事跡,也在當地傳為佳話。今年2月,李俊儒入選“助人為樂-四川好人榜”。

  一對特殊的爺孫

  今年是李俊儒退休的第十四個年頭。原本應該在家享福的他,卻總是閑不住,每天還要為“小孫兒”忙碌。

  4月16日下午,西昌市高草鄉中心校門口,排滿了接孩子的家長。走出校園后,10歲的小順拉著前來接他的“爺爺”李俊儒的手,走上了回家的路,“爺爺,你不用來接我啦,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!”然而,這兩個人,并沒有血緣關系。

  一次做客,決定資助他

  一路上,“爺孫倆”有說有笑。回到家里,李俊儒走進廚房做晚餐,小順開始做家庭作業,李俊儒不時走進客廳,給小順輔導。現在,每天照顧孩子的起居生活、輔導學習,是他最主要的任務。

  “爺孫倆”的相遇,源于三年前。小順的父親溫書全今年已經60歲,是李俊儒教的第一屆初中學生,居住在高草鄉諶堡村。雖已畢業幾十年,但和李俊儒保持著聯系。

  “他很尊敬我,多次邀我去他家里吃飯。”2016年的一天,李俊儒實在不好推托溫書全的邀請,便去做客,這次經歷讓他觸動很深。“他們家比較貧困,家里有三個孩子,最小的兒子是小順,面黃肌瘦的,有點營養不良。”

  這幾十年,李俊儒資助過很多學生,看見小順這樣的情況,李俊儒有些心疼,便下定決心全力資助小順,他跟溫書全說,“我給你帶小順吧。”

  一開始,溫書全并沒有答應,“主要是擔心老師年紀大了,怕給老師增加負擔。”李俊儒邊給他做思想工作,邊解釋,“我不是同情你們窮,我是真的想幫助孩子,你看我現在一個人生活,這樣也可以有個人做個伴。”溫書全這才同意將小順交給他照顧。

  “錢這些,從來沒算過”

  于是,三年多來,小順一直跟著李俊儒生活,所有費用開支都是李俊儒負責。“以前工資低,現在一個月還有四五千退休工資,孩子一個月花不到多少錢。”李俊儒笑著說,“錢這些,從來沒算過。”

  走進李俊儒的“家”,看上去很簡陋。他住的房子是學校提供的約40多平方米的公房,家里的沙發和床已經很舊了,家中連像樣的柜子都沒有,電器只有電視和小冰箱,其中一個臥室是小順住的,床頭上方還掛著很多衣服,這些衣服都是他給孩子買的。

  為了感謝老師李俊儒,溫書全多次說要拿錢拿米,但是李俊儒堅決不收,不過按照當地習俗,溫書全再三希望認老師做親戚。于是,溫書全成了李俊儒的干兒子,他的兒子小順,便成了老師的干孫兒。

  “現在國家的教育政策越來越好了,人們的經濟條件更好了,需要資助的學生也越來越少了。”李俊儒說,現在他就資助著小順一人,“他能考上大學,我就一直資助到大學。”

  在小順心中,早已經將李俊儒當做自己的親爺爺,“爺爺對我很好,每天給我做飯、輔導功課,放假還帶我出去旅游。”

  在客廳中,擺放著一張裝裱好的照片,這是李俊儒帶小順外出旅游時照的,這也是家里唯一擺放的照片,一位老同事評價道,“他這個人就喜歡幫助貧困學生,愛學生勝過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42年助學之路

  今年已經73歲的李俊儒,從42年前開始就走上了助學之路。他本是仁壽縣人,在西昌安了家,1977年,他在高草中學當上民辦教師,主教數學,物理、化學,英語也教,“那時工資只有8塊錢一個月,幫助這些學生,我一點也不后悔。”

  緣起:

  看到學生交不起生活費,拿出半個月工資

  讓李俊儒走上助學之路的,是一個叫王和英的學生。“她的母親失明,父親體弱多病,家里條件不好,但她的學習成績好。”一天,王和英背著幾捆竹子,放到學校教師辦公室門口,李俊儒有些疑惑,一問才得知,“因為交不起生活費,她就背竹子到街上賣,但是沒有賣掉。”

  從王和英的眼神中,他看到了她對讀書的渴望,“我想作為一個老師,看到這樣的情況,都會伸出援手。”隨即,他從褲包里掏出4元錢給王和英——那是當時他半個月的工資。這是他第一次資助學生。

 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當時條件有限,有些學生就帶米到他家,李俊儒就負責給學生做飯,他還拿出工資的一部分資助貧困生。1985年,李俊儒轉為公辦教師,但經濟情況并未好轉,兩個女兒讀中學,還要借錢。因為沉重的生活和資助壓力,李俊儒還靠著年輕時學的砌磚技術掙錢。

  堅持:

  退休后,每月至少拿出1000元資助學生

  后來,大女兒考上大學,家里卻拿不出學費。大女兒質問父親,“你資助學生都有錢,我讀書就沒有錢?”后來,女兒因為家庭貧困,怕給父親增加壓力,最終放棄了上大學。父女之間一度產生隔閡。

  而在這個時候,他仍堅持資助著貧困生,為學生煮飯,還要在家里搭幾張床讓學生睡……說起這段經歷,李俊儒紅了眼眶,他說虧欠女兒太多,“很內疚!”

  如今,李俊儒的大女兒在經商,二女兒也成了一名教師,兩姐妹婚后家庭條件都不錯。回想起當年的那些事,大女兒李女士也坦誠,那時年紀小不懂事,內心反感父親資助其他學生,“后來自己成家了,就理解他了,我們也支持他。”這些年,她們都以父親為榜樣,也盡其所能資助貧困學生。

  2005年,李俊儒從高草中學退休,每月依然堅持拿出至少一千元資助貧困學生。退休后,一些貧困學生在他家吃住,每天學生到他家中吃住的人數不固定,下午最多,通常是三四個,有時甚至七八個,隔壁的鄰居也看到過這樣的場面,“不是一家人,勝似一家人。”

  在高草中學,很多老師都知道李俊儒資助貧困生的事跡,“他這些年先后資助了幾十名貧困生,不管是學習成績好的,還是成績不好的,只要孩子渴望讀書,他都會主動拿錢來資助。”

  愿望:

  做一縷“微光”,照亮孩子們的道路

  這些年究竟花了多少錢資助學生?李俊儒笑著說,從來沒有計算過,“我不圖別人回報,也不圖名利,我覺得很多事不能用錢來衡量,幫助別人也快樂自己。”現在他有干兒子4個、干孫子8個,這些都是他資助過的學生。

  李俊儒說,自己曾經是貧困生,知道資助對于貧困生有多么重要。他家兄弟姐妹多,父母無力供孩子讀書,父親對他說:“想讀書,自己掙學費!”李俊儒10歲時便修房、遞磚,讀高中時也打工掙學費。后來,還是在學校和老師的幫助下,才順利完成了高中學業。正是由于這樣的經歷,讓李俊儒堅定了資助貧困學生的信念。

  而今,李俊儒仍然居住在40多平方米的教師公房里。“這些年,曾有三次購買經濟適用房的名額,但因一次性拿不出那么多錢,最終只好放棄。”現在,他過著單身生活,30多年前,由于感情不和,加上在家庭貧困時他堅持資助學生,他和妻子離婚,此后再也沒成家。

  那些受了幫助的孩子們還會偶爾回來看他,陪他聊聊天說說話。他說,看著學生們長大成人,成家立業,自己也覺得幸福。

  人們常用“蠟燭”來形容教師這個職業,李俊儒說,自己只能算是一縷“微光”,但他依然會竭盡所能,照亮孩子們通往知識的道路。

  學生說:我把他當父親一樣

  當年,貧困生楊培洪曾經因交不起5元錢的學費,哭了起來,李俊儒馬上替他交了5元錢。這個學生后來成了他的同事,還當上了學校的副校長。回憶起那段經歷,楊培洪說:“如果沒有李老師的資助,我是讀不成書的。李老師給我的褲子我一直珍藏著,沒舍得穿,我把他當成父親一樣。”

  劉福銓曾在李俊儒家里吃住,也是李俊儒的“干孫兒”。因為貧困,從小學開始,李俊儒就拿錢資助他,直到大學畢業,“他家里負擔一部分,我資助一部分。”劉福銓曾在作文《成長的煩惱》中這樣寫道,“我不愿意讀書,人在教室心在外,學習成績差。幸好我從四年級就和爺爺一起生活……”如今,他已經工作,還經常打電話問候李俊儒。

 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江龍 攝影報道


中國新聞網·四川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 凡本網注明"來源:本網或中國新聞網·四川新聞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新社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源:中國新聞網·四川新聞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 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本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 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  聯系方式:中國新聞網·四川新聞采編部 電話:+86-28-62938795

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4场进球数开奖 北京pk软件手机下载 江西新时时中奖秘籍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网站 天津快乐十分遗漏查询 2018年排列五全部走势图 快乐12助手最新版本 黑龙江时时分位走势 跑跑狍图新一代跑狗论坛 排列三近100期开奖号